夏天的叶子

鹿港好时光 《台湾》

行者-BLOGBUS:


从彰化坐大巴可以直接到鹿港小镇,租辆自行车慢慢逛逛这个罗大佑歌声里面的鹿港小镇,一天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如同一般的台湾小城一样,这里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特别优美的风景,只有带给每一个来过这里的人的一份舒畅心情,比起那些大差不差的风景,建筑,其实这样的心情才是最宝贵的,如果来台湾时间够多,不妨来这里,体验一下鹿港的美好时光。


能够租一辆自行车,自由穿梭在城市之中,看到好看的东西,就停下来拍拍照,累了饿了就随便钻进一个小馆子小歇一会,这样的“待遇”在很多城市都很难体会到了。



鹿港小镇,伴随罗大佑那首耳熟能详的《鹿港小镇》早已名声在外。在这个人文丰富的地方,除了古迹之外,鹿港是全台湾传统工艺师承最多的地方。












鹿港龙山寺,于1831年修建原本的狭小庙寺而成,主要祭祀观世音菩萨。是台湾著名龙山寺中保存最为完整的建筑,属一级古迹。







鹿港天后宫,是台湾400多座妈祖庙之冠。 鹿港天后宫于1685年(清康熙二十四年),由移居鹿港的福建兴化籍人捐资兴建,又名“兴化妈祖宫”。目前的庙貌是1936年重建的,建造的师傅技术都很好,因此庙殿规模宏伟,富丽堂皇,与台南市的大天后宫、北港的朝天宫、新港的奉天宫并称为“四大妈祖”。



Lukang end....

 

SINCE Fennie:

(日本北海道随笔录  美食篇 多图预览 均菲林拍摄)


美食、音乐,最无国界。

来到日本,“吃”是重要的环节!

总有一些呆萌的男生爱问,你们女生为何都爱吃日本料理呢?

无油呗,减肥咯,舒服哈!

嗯,吃日本料理有一个总体的感觉,就是相对地吃得舒服,不会热气哄哄,也不会油油腻腻。所以女生偏爱之,当然这只是个概率上的小计算结果。

这趟日本行,由于是FAMILY出行,所以为了照顾老小,适当选择了半自助型,多数是吃酒店的自助餐,还有一顿相对豪气的海鲜大餐。

日本人的餐厅是非常安静的,这种安静让你就是细微的口腔咀嚼声,都有点左盼右望。特别是更大型的综合型餐厅,这种状况更加明显。哪怕是小孩子,也很安静地坐在儿童椅子上,偶尔的几声哎哎呀呀。

每张桌子都放一块牌子,附注就餐状况。让自助型餐厅的人一目了然是否有人就坐。

日本的食物,多数原汁原味;块头小,堆放齐整,有着先天的强迫症。清淡和重口并列,清淡的配料、重口的新鲜食材,直接的生吃。也许北方童鞋不太喜欢,但对于生长地域相对类似的我,倒是如鱼得水。

有太多的不敢吃,在这里通通放纵的吃。这究竟是不是一种落魄呢?

“舌尖上的中国”,让我们为国人美食烹饪的高超想象力和萃取自然精华的能力折服。然而安全问题,忧患着每位食客的心。

也许会有人辩,日本还有核辐射问题呢?但至少,这个国度绝对不会让公民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缺失。

我们一路看到欣欣向荣的森林覆盖,均是日本政府从国外购买种子一粒一粒地播种下去,形成如今的参天大树。原本是火山遍野造就的匮乏大地。

日本逢3月就是敏感的花粉过敏季,原因是当初政府选择播种的某一种树木造成的,目前政府正在筹备各项资金,准备于近些年将这些树木移走(注:是移走不是砍伐),再全面地种上更适合的树木。

-----------------------------------------------------

我内心虚张声势的民族情绪,终于在食物面前有点可怜的瓦解。

人,食之为本性,在这个最基本的生存保障面前,我于“敌国”的餐厅里,完全放松的吃一顿健康的大餐,喝一口直接来自水龙头的白水。压低声音小小打了个嗝,安静起身再走向食物台上,大开杀戒!

一个人的京都(七)

安孜:




金阁寺,游离于京都密集的佛寺区域之外。


早被三岛由纪夫的文字蛊惑,也看过不少关于这座寺庙美丽的照片,意念深处对它的盛名颇有些准备。但当我绕过照壁和竹篱,突然面对一池之隔的金阁时,震撼之美还是瞬间摄住了我的魂魄。


依然是薄阴天气,但这一壁的金色却令世界登时璀璨。就连水中金阁的倒影,都在绿衣映衬中放射光华。


终于明了世间有种不易的美,经得起时间的熬煎,不因任何歌咏或贬损而变更分毫。



屹青:

「清晨,散步的老人,和他的狗狗們」


當地時間七點多,還是被生物鐘鬧醒了,這弄人的東西和我到達的時間也就相差那麼一天,出來透氣還是不能和它晚些見。但是我沒有馬上起牀,在被窩裏待着,儘管睡意全無,就賴一下吧。呼,周圍溼漉漉的空氣讓人感到一絲的不安,心裡咕噥著:「下雨了吧?」穿好拖鞋走到木製的窗前,終於還是確定了淅瀝瀝的小雨就在窗外,木窗沒能守住這個小祕密,淅淅瀝瀝地聲音終究還是把自己賣了,而且特別膽怯,想:「來的不是時候。」


推開窗戶看看吧,順便深深地吸了一口地中海的水汽,哈。為了判斷雨勢大小,我很自然的低頭地往地面看了一看,忽然眼角餘光看到有人從左手邊走過來。


原來是一個清晨裏散步的老人,和他的狗狗們。早,希望小雨沒打溼你們的興致。


攝於尼斯,二零一四年夏


Nikon 35Ti

Fuji Natura1600

和歌山环游记(五):新宫,从熊野信仰到徐福传说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新宫有熊野三山之一的速玉大社,也有着诸如瀞峡、浮岛之森等风景如画的自然景观。尤其让人欣喜的是,在这里,你会遇见徐福,那个两千年前出海寻找长生不老药的方士。本文是两日和歌山环游的终篇,我将带大家体验在熊野古道的最后一站——新宫旅行的魅力。




那智车站到新宫车站不过区区几站路,沿途却总能看到大海。翻看当时透过车窗拍下的照片,蓝天之下大海蔚蓝,间或闪过一些山石。一年过去,已经记不得那时的心情,但想必刚刚在酷暑下游玩完那智,回到空调列车里看海,心情一定是极其舒爽的吧。




十几分钟后火车抵达新宫车站。说到新宫,最著名的当然要数熊野三山之一的速玉大社了。速玉大社是负责熊野三山社务统括的新宫,古来沿中边路到达熊野本宫大社的信徒们会继续走向那智大社以及速玉大社,来完成他们全部的参拜旅程。




车站前的苏铁树一动不动,空气里弥漫着灼热的气息。此时已过晌午,大家都已饥饿不堪。在附近找来找去,却难觅餐馆的影子。谷歌地图指引的店铺,去了两家都已闭门大吉。不由感叹,新宫真是个游客稀少的偏僻地方啊。好在还可以向当地人求助,打听到一个写着Café(咖啡馆)字样的小店,坐落在一幢欧式的小楼里。说实话,大家并不想吃甜点,但眼下实在无可饱腹,也只得先进去店里。店铺的布置很欧式,店主人精心布景,钟表、西洋画、乃至餐布都相得益彰;有几位客人正在喝着咖啡聊天。我们拿过菜单一看,居然有套餐有肉可点!点了一个合集套餐,汇集了炸猪排、铁板烧牛肉、牛肉土豆饼、火腿、半熟玉子和诸多生野菜,虽是偏西式的料理,看起来成色却是那么诱人。饥肠辘辘的我们一边饕餮,一边交流着从四处墙壁上张贴的绘画和简短文字里读到的有关小店的八卦。不知是主人手艺精巧,还是我们味觉饿出了差错,简单的食物却有着极其特殊的香味。因为时日久远,我已经记不清楚过多细节,只是那一餐意外之中的午饭却在我脑中留下了“美味”两字。



吃过午饭,众人皆恢复了体力,脚下也快了起来。穿过冷清的商店街,沿标识走不多远即可到达熊野速玉大社。





朱红色的建筑物群落被葱翠的树林掩映,显示出神社独有的秀美韵味。速玉大社供奉着熊野速玉大神和熊野夫须美大神以及其他十位权现,其中前两者以水的流动作为神格,在这里,水的流动被认为是生命本源的象征。“速玉”之名由来所传有二:一是相传伊奘诺的唾液具有消灾驱祸的能力,也因之被神格化为“速玉男之神”;另一种说法是在黑潮(北太平洋暖流)上行驶的船只你追我赶之时会激起如珠玉一样的飞沫,从而借此取“速玉”之名。






速玉大社中有一株近千年树龄的竹柏树,千百年来被奉为神树。人们相信用这棵树的种子做成的竹柏人偶,可以祈求良缘或是促进家庭和睦。而对于古时许多参拜熊野古道的信徒们来说,能够带一片神树的叶子回家即是支撑他们完成整个艰苦参诣的动力源泉。



除了速玉大社,还可以去参观坐落于权现山上的神仓神社,这里供奉着熊野三山之众神降临的巨大岩石。每年2月6日神仓神社都会举行御灯祭,手持火炬的男子在陡峭的石阶上奔走,围绕神石舞动的火把组成了一条游动的火龙。而在新宫车站前的雕塑底座上,就有着关于这个节庆活动的详细介绍。





若是时间充裕,则可去瀞峡乘船漂流,体验下古时熊野川参拜路的乐趣。自熊野本宫大社乘船沿熊野川溯流而下至新宫的这段旅程,被称为水上的熊野古道,也一并收录进世界遗产名录。溪谷里有着秀丽的景色:幽碧的水、蜿蜒的岩壁、春天的花、秋天的叶,在这里一定会体验到亲近自然所带来的身心愉悦。而说起自然,离新宫车站数百米的地方还有一处叫做“浮岛之森”的公园叫,这是一座浮在沼泽上的小岛,植被繁茂,长有许多珍稀植物,最有趣的是,在岛上行走会有摇晃的感觉,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体验一下。




从速玉大社返回车站,走路约莫一刻钟。沿街电线杆密密麻麻,街道通向远处连绵群山。路过新宫城迹公园,樱花叶子繁茂翠绿,想必春时这里会是粉色簇拥的地方吧。这篇游记新近几节都是围绕熊野信仰展开,其实若是回顾历史,新宫在幕府时期是水野家的藩地。早年德川家康给儿子们分封领地,派心腹水野家去辅佐分封到纪州的儿子。等到第9代藩主,在政治上具有强烈抱负与野心的水野忠央上位,推行一系列吸收西方先进技术的政策,后来不仅实际控制了纪伊藩,也成为德川幕府第十四代将军的权臣之一。如今历史的风尘已散,新宫城也仅存高台遗址,登此远望,可见熊野川汇入太平洋的壮观景色。迎面海风吹来,或许只剩风景与故事。






回到车站,旁边百米处有徐福公园。两千多年前秦始皇派徐福出海寻找长生不老药,一去不返,据说徐福到了东瀛并定居于此。虽然大家耳熟能详的徐福东渡故事只能说是记载于史书里语焉不详的传说,日本人却认了真。经过考古研究,徐福其人其事应是真实存在的,但至于徐福去了哪里,史学界至今纠缠不清。当然,日本民间还是坚持相信徐福最后登陆扶桑列岛,给日本带来了先进的文化,让绵延6000年的绳纹文化戛然而止,而此后迅速进入了以农耕为主的弥生时代。抛开这些传说或是故事的学术考究不谈,日本民间对于这些与古代中国文明有关的溯源热情经久不衰。他们认为徐福一行带来了先进的农耕、渔猎甚至于造纸技术(可是那时候中国都还没出现造纸术吧),推动了日本社会的大跃进。所以如今日本多地都流传有徐福的传说,比较有名的譬如和歌山的新宫以及九州的佐贺。如今在新宫,当地人为了纪念徐福修建的徐福公园里,甚至修建了徐福及其去世时殉死的七位重臣的墓地(真是把徐福当做小国王了)。






天空飘起了细雨,同伴回到车站休息,我独自一人在徐福公园里慢慢转着。公园很袖珍,却有大气的中华牌坊。在岛国的某个角落,遇见与华夏先人有关的传说故事,亲切感油然而生。这种文化的共鸣时常让我内心充满感动,而心绪似乎暂归故土。



告别新宫,我们乘上沿纪伊半岛东海岸的电车,经由三重县去往名古屋市,并在当日夜里乘巴士返回东京,结束了这次旅行。一开始单纯的游乐之旅,到最后随着对熊野信仰的深入了解而逐渐变成了洗心的旅程。只有那纯粹的自然,才是最让人迷恋的远方。






徐嘉靖Justin·LoFoTo:

#日出之国#DAY6,在富士山拍完日出,恋恋不舍地离开前往东京,途中贡献了鼓鼓的钱包和一个下午给了御殿场的奥特莱斯。东京的第一站去了明治神宫,特意安排了周末的时候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见见一下日式的传统婚礼。无奈天公不作美,周末游人也很多By Fujifilm X-T1+XF 10-24、55-200(新浪微博: @徐嘉靖Justin